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风雷神帝传 > 第四百七十九章 囚牢

第四百七十九章 囚牢

    “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连一只蝼蚁都没有?!”秦放收起金晶火眼后,向南流月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南流月说的话,秦放立刻运用金晶火眼向四周查看,好在道法虽然不行,神通却已然有用,秦放的金晶火眼没有收到任何限制,就将这脚下的世界看了个通透,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,秦放脸色顿时变的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因为在秦放金晶火眼的查看下,竟然连一只微小的虫豸都没有发现,这诡异的地方竟然真的如同南流月所说,死一片死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但是不关注怎么样,这一定不是什么好地方,偷袭我们的人,绝对不会这么好心,送我们安逸。”南流月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猜,偷袭我们的不是谷落花就是元无用,?#31508;?#31163;恨海通道那里,就只剩下这俩人是活的了。”秦放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,我们既然能猜到谷落花和华烨有可能是你在未央宗遇到的黑衣人,那他们猜到我们是谁也不是不可能呢,尤其是谷落花,心计之强,世间罕?#23567;!?#21335;流月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哎,其实到现在我都不愿相信那未央宗的幕后黑手是谷落花,当日此人在和我们交谈?#31508;?#22810;么温文尔雅,和蔼可亲,我简直都想把他介绍给顾少了,让他看看真正的大门修士是什么样的涵养,哪有顾画师那膜泼皮的宗门修士。”秦放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幸好没有,否则也许被困在?#35828;?#30340;?#25237;?#19968;人了。”南流月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如果谷落花真是那神秘人,但是人品一项,顾少就甩他十万八千里远。”秦放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管这些了,先弄请我们现在的情况吧,这里的空间给我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,就像人在画中一样。”南流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我也有这种感觉,算了,还是先看看这洞穴里有什么吧,也许能遇到那个高人前辈也说不定。”秦放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,我们进去看看吧。”南流月同意道。

    秦放和南流月两人一同进入山壁洞穴内,探查起来。

    这洞府并不深远,充其量不过十丈方圆,洞内陈设了不少物品和桌台,一看便可知道,不是天然之物,而是确实有人在这里生活过。

    “喜忧参半啊。”面对一眼可以看透的洞穴,秦放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,?#27809;?#21508;半,不过至少这里真有个洞府,还有人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时间。”南流月同意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坏的是,此人恐怕早就不在这了,你看这桌椅板?#21097;?#37117;已经蒙上了厚厚一层?#39029;盡!?#31206;放抹了一把石凳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算差,至少留给我们兄弟一个相对安全的落脚点。”南流月苦中作乐道。

    ?#20843;?#20102;吧,月少,这里到处都一言,一点生机没有,在没有更安全的地方了。”秦放晒道,心中却无比惆怅。

    “总算有个窝,打扫一下,继续修补恢复身体,等到状态最佳的时候,我们在想办法逃离?#35828;亍!?#21335;流月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,还好,这里视?#20843;?#26159;开阔,心情好了不少。”秦放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动手擦擦吧,这里没法用道术,只能靠双手了。”南流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总要拿块抹布,幸?#27809;?#33021;?#20040;?#29289;手镯,否则当真惨了。”秦放笑道

    “这倒是,不顾储物手镯,储物戒指,都是瞬间发动,影响不大,是应该的。咦~!秦少,这里有字~!”南流月抚摸着一块墙壁后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字?!太好了~!”秦放精神一震,连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里被人刻上了字,不过年代久远了,被?#39029;?#25513;盖了,摸去?#39029;?#24212;该就能看到了。”南流月一边说,一遍清理墙壁上的?#39029;盡?br />
    墙壁虽然不算多宽,但上面所刻的字却非常多,秦放和南流月两人清理和很长一段时间,才将整个墙壁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字体很古老啊,比通天七图上的字体要老的多。”秦放仔细端详了一阵洞壁刻字后,向南流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十分久远,不过好在全都能认出,应该和我们修真界一脉相乘的古老字体。”南流月说道。

    洞壁上的刻字虽然字体古老,但是仔细看,却能看出其字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余,?#24187;?#29579;,修仙界第一宗门沙门宗长老,被叛徒厉风雷出卖,囚禁于此,历经十一万三千年,不得出,现死如死灰,自绝于此。”南流月一字一句的念道。

    “?#24187;?#29579;,这人是谁,沙门宗又是什?#21019;?#22312;,怎么未央宗的古籍上也没记载?”秦放愕然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,此人若是之前登山之人,修为?#20219;?#20204;强大何止百倍?这样的强者都因为出不去而最后自杀了?那?#35828;?#22826;可怕了。”南流月心中寒气上涌道。

    之前秦放发现那个登山的强者,比秦放和南流月两人强大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切,修道之人心境怎么会如此不堪?#30475;?#20154;定然不够坚定。”秦放不谢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秦少恐怕错了。”南流月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,有什么不妥?”秦放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无法吸收灵气吧,只靠丹药才入定修整,试想一个修士,不能修真,不能入定,更没有一丝动静,么有一丝生机,连说话的人都没有,这么一个环境还能撑了十多万年,此人毅力之强,根本就是旷古绝今。”南流月摇?#26041;?#37322;道。

    “呼~绝对的孤独吗?”秦放倒吸一口凉气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绝对的孤独。”南流月肯定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大能,都被囚禁于?#35828;?#21313;几万年,难道你我兄弟真要困绝于此?”秦放后怕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虽然不希望不是这样,但是事实很可能就是你说的那样。”南流月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下去,这么多字那,也许有什么线索是这个什么?#24187;?#29579;自己都没有发现的。”秦放说道。

    “?#20204;?#19968;试吧,嗯,下面是:余?#24187;?#29579;,近五万年内,将所学融会贯通,成就一项神通,此神通不用借用外界灵力,单以自身灵力和血肉炼化以强横身体,大成后肉身强悍无比,刀剑难伤,自身力气更是呼气摧山,抬手断河,威力无比,此神通被余自命为《不动明王诀》,本希望借此神通,肉身无敌,崩?#21040;?#20185;球,求得生机,奈何缺医少药,终究不能大成,只能困杀于?#35828;兀?#21518;辈有人入此洞穴,得我功法,若可自救,请代我杀厉风雷,以报?#39029;饉!,《不动明王诀》作为谢礼相送,?#24187;?#29579;就此?#36824;!?#21335;流月继续念叨。

    “哈~!我就说有机会,这什么《不动明王诀》就是你我的救星~!”秦放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竟然是禁仙球内?!”南流月注意到的是另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禁仙球,那就肯定是谷落花背后下黑手了,这小子不是正好拿着这么一件东西吗?”秦放恨声道。

    秦放和南流月都知道,当初为了抓捕避水金睛兽,谷落花曾经拿出过一个禁仙球,这?#30452;?#29289;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有的,炼制方法早就失传,余下的都是当年残留下来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里就是禁仙球内的世界了,这广阔的天地虽然不能修炼,但是却绝对是炼器的伟大成就,?#34433;?#22914;果有人认真摸索,说不定真能炼化出芥子花和混沌?#22797;?#37027;?#30452;?#29289;出来。”南流月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简单,这里寸草不生,一仙不灵,五行崩坏,和真正的世界相差的太远了,就像水仙果?#25237;?#33104;猡,长相几乎一样,但是一个是?#29282;?#20185;果,一个确实穿肠毒药,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东西。”秦放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到过顾画师真正的家,顾法界,那里灵力运用虽然不同,但是同样是生机勃勃,远不是这么一片死地。”南流月想到顾法界后同意道。

    困仙球中的世界,确实和真正的洞天福地相差的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总算知道了我们在什么地方,也算不错的结果了,否则我们自己琢磨,鬼知道什么时才能明白我们被坤在哪里。”秦放笑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总算知道处?#24120;?#36824;有一把出去的钥匙摆在眼前。”南流月指了指洞壁上的刻字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~!我们兄弟吉人天相,自然遇难?#19978;欏!?#31206;放笑道。

    不顾接下来,当秦放和南流月继续查看洞壁上的《不动明王诀》时,两人的脸色越来也难看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?不动明王诀?!我呸~!这是人修炼的吗?最基础的就要大成期,这不是要人命吗~!”秦放怒道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被秦放和南流月?#28216;?#25253;名法宝的《不动明王诀》要求高的离谱,仅仅起始阶段,就要大成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这道诀可能真的神奇无比,但是对现在的我们一点?#20040;?#20063;没?#23567;!?#21335;流月皱眉道,心中的失落自然也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?#24187;?#29579;,被困傻了吧,大成期有几个?#24213;?#20687;他一样会被困在这鸟地方。”秦放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或许怪不了此人,?#24187;?#29579;本身的修为应该就是大成期,他被困住后自然以自己的基础作为功法基础创造?#35753;?#31070;通,所以此人创出的《不动明王诀》自然起点很高,总不能让他?#24187;?#29579;以大成期的修为,去?#24223;?#37329;丹期的神通吧?”南流月倒是很理解?#24187;?#29579;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如此一来,你我兄弟岂不是真要被永远囚禁在此?我不?#24066;?#21834;~!”秦放长叹道。
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
四象电子游戏